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案例评析
李XX诉XX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
作者:孙海侠  发布时间:2016-05-12 10:03:13 打印 字号: | |

关键词:

    民事主体、法人职能机构、无权代理、表见代理

裁判要点:

    无权代理是指在没有代理权的情况下以他人名义实施的民事行为的现象。无权代理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包括表见代理和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狭义的仅指表见代理以外的无权代理。民事主体即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是指根据法律规定,能够参与民事法律关系,享有民事权利和承担民事义务的当事人。能够充当民事法律关系主体的包括自然人和法人。法人职能机构是指法人总部设立的执行法人一部分职能的业务活动机构。法人职能机构不具有任何民事主体资格,以其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不对法人产生效力。法人职能机构以法人名义从事的超越授权范围的民事活动属于无权代理。

基本案情:

    案外人王XX系XX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亲属,其借用XX公司资质承接了永清县北前线工程。2012年3月14日,原告李XX通过其个人账户转出200000元,同日,王XX亲属“于某”向李XX出具收据,写明“收到李XX工程集资200000元,年息25%”。收据上收款单位处加盖有名为“XX公司第十项目部”的公章。2012年8月20日,王XX向李XX出具证明一份,写明“北前线工程东镇李XX集资100000元,月息二分五”。王XX已于2013年6月19日去世。2013年12月26日,XX公司工作人员田XX用其个人账户向李XX账户转账300000元。

    原告称被告XX公司在永清县开发北前线工程,因工程缺乏资金,造成工程进展困难,向原告借款。原告于2012年3月14日借给被告200000元用于工程建设,约定年利息25%,2012年8月20日借给被告100000元,约定月利息2.5%。两笔借款均未约定还款日期,被告将两笔借款本金于2013年12月26日打入原告永清账户,但未付约定利息。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原告借款利息124165元。

    被告辩称王XX打的借条上显示是集资款,不是借款。该笔集资款与XX公司没有关系。另外收据上加盖的印章不是XX公司的公章,XX公司没有“XX公司第十项目部”(以下简称第十项目部)这个印章。

裁判结果:

    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合同性质应当根据当事人双方真实意思及实际情况认定,本案中原告李XX所提交的“收据”和“证明”名义上是工程集资,实质是借款合同关系。本案争议焦点主要在于XX公司是否为借款人。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合同权利义务关系只能对自主自愿地签订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除非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债权人只能向债务人请求给付,债务人也只能向债权人作出给付。本案中“收据”和“证明”均为王XX或者王XX亲属向原告李XX出具。虽然“收据”和“证明”均写明为工程集资款,但款项均打入了王XX实际控制的个人账户或者交付给了王XX本人。“收据”和“证明”上加盖的“XX公司第十项目部”印章亦非XX公司公章。因此,XX公司并非本案借款合同关系的一方。原告诉称XX公司工作人员田XX向李XX打款300000元的行为可证明XX公司认可该借款事实,本院认为认定借款合同关系成立与否应当以双方是否存在借款合意以及借款事实为判断依据,而非其他推断。关于XX公司或者田XX个人是否愿意为王XX代偿债务以及因何代偿债务,均不能成为证明双方存在借款合同关系的依据。同时,“收据”和“证明”中关于利息的约定系李敬田与王和平之间的意思合意,如前所述,该利息约定并未体现XX公司的意思表示,即使XX公司在借款人王XX去世后自愿承担该债务,其亦不应对利息部分承担还款责任。据此,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李XX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李XX不服原审判决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王XX及其亲属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王XX系“北前线”工程负责人,该修路工程是XX公司承包的,而且该笔借款也是用于修路工程。因王XX作为联系人的借款行为具有代表XX公司的表象,同时有XX公司的盖章确认,这足以使李XX相信该借款行为是XX公司的行为。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为李XX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王XX及第十项目部的借款行为是否应当由XX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双方争议较大。原告方认为王XX和第十项目部的行为构成表现代理,XX公司应当承担还款责任。被告方认为XX公司并非本案中的借款主体,不应向李XX承担偿还利息的责任。关于本案争议焦点实际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表见代理和狭义无权代理的区别,另一个是法人的职能机构(或者法人的工作人员)与法人的关系。

    关于表见代理

    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虽无代理权,但由于本人的行为,造成了足以使善意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权的表象,而与善意第三人进行的、由本人承担法律后果的代理行为。表见代理实质上是无权代理,是广义无权代理的一种。表见代理与狭义无权代理相区别的唯一要件是:“第三人由理由相信别人有代理权”。

    表见代理有两项特征:1、行为人的行为完全符合狭义无权代理的一切表面特征;2、第三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

    司法实践中如何甄别表见代理和狭义无权代理的区别,也就是何时构成“第三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至关重要。一般来说,下列两种情形属于“第三人由理由相信别人有代理权”范畴:1、行为人与被代理人间曾存在雇佣关系,但由于种种原因被代理人未将二者雇佣关系终止的事实公告或行为人手中仍持有表明雇佣关系存在的法律文件;2、行为人与被代理人之间曾存在授权委托关系,但由于种种原因,授权结束后行为人扔持有被代理人的代理证明文件,如盖有合同专用章或公章的空白合同书、空白授权委托书等。

    关于法人的职能机构

    职能机构是指法人设立的执行法人一部分职能的机构,常见的有企业法人的科(室)、车间、财务部、研发部、公关部等。职能机构与分支机构的区别在于:1、分支机构在法人授权范围内能以自己名义从事营业活动,具有相对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2、职能机构不具有任何民事主体资格,以其名义从事的民事活动统归无效。比如《担保法》第十条规定: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职能部门不得为保证人。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有法人书面授权的,可以在授权范围内提供保证。在本案中,王XX并非XX公司的工作人员,第十项目部也并非XX公司的授权分支机构。

    本案中收据上加盖的公章为第十项目部公章,该公章并非XX公司的公章。王XX借用北方机械公司资质承接工程,并以第十项目部的名义对外借款,该行为应属于王XX的个人行为。第十项目部因北前线工程设立,其作为王XX实际控制并对外借款的身份,充其量属于XX公司的一个职能机构。而法人作为民事主体,其对外借款并约定利息的行为属于法人行为,应当由法人的意思表示机关,或者法人授权的部门或者个人作出。王XX及第十项目部对外借款并约定利息,该行为并非XX公司意思表示,亦未经XX公司授权。因此XX公司不应当对该借款和利息承担还款责任。实际上,本案中王XX及第十项目部对外借款也是以自身名义行使。出借人在出借款项之时并无任何理由相信该款项是XX公司向其所借,其向王XX出借款项完全是凭借对王XX的了解和判定,故其亦应承担由此带来的收益以及风险。法院据此判决驳回李XX要求XX公司支付借款利息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

评析:

    近年来,建设工程领域民间借贷十分活跃,工程承包人与公民个人之间发生的民间借贷纠纷越来越多。这类民间借贷往往有几个显著特点:一是实际承包人没有建筑企业资质,使用有相应资质的建筑工程公司的资质,并成立项目部,自己是负责人;二是承包人借款用挂靠公司项目部的名义,并加盖项目部公章;三是借款数额巨大,到期不还,出借人向法院起诉挂靠公司及项目部负责人,要求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这类案件中债权人起诉挂靠公司及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往往只凭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出具的加盖项目部印章的借条、还款协议或还款保证等。我国民法通则规定,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实践中,借贷关系比较复杂,在此类案件中如何认定借款人的民事责任是关键问题。本案例从民事主体、民事代理角度对建设工程领域较常发生的民间借贷纠纷进行了分析和梳理,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责任编辑:刘晓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