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心语
大道至简——记河北省廊坊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胡晓青
作者:李敏  发布时间:2016-04-28 11:10:54 打印 字号: | |
  “自1989年进入法院工作至今这二十多年间,你办理过哪些感受比较深、影响比较大的案件,可以具体谈谈这些案件吗?”

  “没有啊,我觉得都差不多。”

  “这么多年来有什么重要事件让你觉得印象特别深刻,或者觉得比较艰难的?”

  “没有啊,我觉得都还好吧。”

  ……

  对胡晓青的采访就是在这样一种几乎无法继续的节奏中开始的——无论你如何引导,或者提出什么问题,她的回答都极其简单,并伴之以有些腼腆却很真诚和温暖的微笑。作为记者,我虽然被她简短得几乎没有内容的答案一次又一次地挫败,却拿她没有一点办法。不过,这倒是和我从她同事那里了解到的庭外的她很像——内敛、含蓄、简单、朴实、不善言辞、和善,等等,而和我从法庭上看到她不太一样——不苟言笑,耐心倾听;发问精准,业务精湛;严肃认真,不怒而威。正是这种反差,引起了我了解她的兴趣: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又是怎样的一个法官?她背后的故事果真如她对我所言,总是简单顺利、平波无澜的吗?

           “特立独行”,却备受众人敬重

  和胡晓青的自述不同,在廊坊开发区法院众人的眼中,胡晓青可以说是一个传奇,这其中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她二十多年来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人的请吃。不吃请的对象,当事人和律师的自不必说,她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即便是同事间的聚餐或者联谊,她也几乎都不参加,哪怕有领导相邀,她也常常拒不出席。久而久之,胡晓青的这个声名竟远远超出了法院,甚至还产生了典故——有一位从公安系统退休的老干部曾在一个公开的场合开玩笑说:“和你们打个赌,无论用什么方法,谁能把胡晓青约出来吃顿饭就算谁赢。”据说在场数人,无人应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件绝无可能的事情,而她则在一定意义上也成了廊坊开发区法院司法形象的代表。

  当记者和胡晓青聊起这段笑谈,并问她为何如此的时候,本以为她会好好地聊聊自己对于法官职业伦理的理解,对于司法公开公正的看法,等等,让记者始料未及的是,她仍然延续了自己一贯的言谈风格:“我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就是想着忙了一天了,家里有孩子,有老人,不想出去吃饭,这可能和我性格有关。”然而,如果有人认为胡晓青会因这样“特立独行”的性格而与众人格格不入,他就大错特错了。

  “我敬重胡姐,因为她要求你做到的,她自己都已经先做到了。她不需要和你一块吃饭,和你在表面上打成一片,她在工作和生活中对你默默的体贴和照顾已经很多了。在工作中,有很多事不是必须胡姐去做的,但是只要她有空,她都会悄悄地做了。对年轻法官的传帮带也是这样,因为现在的初任法官培训很难面面俱到,工作中的很多方法只能靠每名年轻法官自己在工作中慢慢摸索,但案件不等人,每一个案件的裁判都得保质保量地发出去。这时,胡姐会从沟通案件开始,一直到最终的裁判文书发出去,不厌其烦手把手地耐心教。在生活上,胡姐自己家里有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而她的爱人在公安局工作,平时也很忙,但她几乎从来没有和院里提过自己的困难。然而,当她了解到我的孩子小,没人照顾的时候,却对我说,该休息休息,一定要把家庭照顾好,并为我提供各种方便。”行政庭的年轻法官赵慕洁这样说。

  跟了胡晓青3年的董连阔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独立开庭审理案件的情形:“那是一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在审理过程中我被一个问题上卡住了,于是绕过了这个问题,问了双方当事人其他的相关问题,立刻就被旁听的胡姐发现了。休庭期间,她就主动上来和我沟通,指导我接下来应当如何提问才能把这个案件所涉的合同审查清楚,并最终确定责任归属。她虽然没有看过这个案子,但通过现场听审,就能发现问题。也正因为她的帮助,我才得以将这个案子顺利审结。”

  正因为这些原因,廊坊开发区法院很多年轻的同志都希望被派到胡晓青的行政庭,但胡晓青却对派到她那里的年轻法官说,不能仅仅拘泥于她这里,而是应当注意其他庭室资深法官和她开庭方式的不同之处,寻找机会和他们共同组成合议庭,向他们学习,只有做到博采众长才能取得更大的进步。

  “她虽然很少参与大家的活动,但是和那些表面清高的人还是不一样的:不管你对她说什么,她都会很认真地倾听,非常具有亲和力;只要你需要帮忙,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的问题,她都会很热心地尽力帮你解决。同时,也因为她的工作态度、工作能力以及个人的操守,二十多年来经她办过的案子几乎从来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她写的裁判文书在我这里基本是可以免检的,这一点还影响到了她负责的行政庭的其他法官,他们写的裁判文书基本也能达到免检的程度。”胡晓青所在的行政庭的主管副院长刘志勇这样评价她。

  廊坊开发区法院院长于吉春说:“胡晓青尽管很少参加大家的集体活动,但我们法院从上到下都认为她好。一名干警曾经对我说过,作为胡晓青的下属,不认真干活肯定不行,因为在严格要求下属的同时,她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且从来都是以身作则的。尽管有时候有人和胡晓青的意见可能不一致,但是所有人都坚信,这绝不会是因为胡晓青和当事人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她所有的坚持或反对,一定只是纯粹在观点上的不同而已。”

             勇于任事,把最难的留给自己

  赢得全院同事的尊重和认可,不仅因为胡晓青对他人极尽可能的体贴、帮助和她“不近人情”地拒绝一切吃请,还源于她勇于任事,总把最棘手、最难办的案件留给自己。

  有一件特殊的离婚案件,当事人双方是一对老夫妻,都已经六十多岁,老大娘是原告,且是廊坊开发区的一个老上访户,情绪非常激动。廊坊开发区法院受理这个案子之后,大家都觉得很棘手,稍有不慎,就可能引发非常严重的事件。在这种情况下,胡晓青直接说,她来办这个案子。

  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胡晓青发现老大娘并不是真的想离婚,她和老大爷共同生活了三四十年,有很深的感情基础,之所以提出离婚,都是因为上访。上世纪九十年代,老大娘看村里别家都申请了宅基地,也去申请宅基地,但是就在她提出申请前不久,政府出了一个批文,对宅基地的审批作了更加严格的限制,她的申请不符合条件,无法申请到宅基地。她从自己的角度理解,认为相关部门不审批她的申请就是不公,于是开始和村里较劲,之后又和国土资源局较劲,并开始了她持续了将近二十年的上访之路。在这个过程中,她可能也遇到了相关部门有些冷漠和粗暴的语言,积攒了很多的怨气和怒气,无处可以发泄,最后在老大爷身上找到了宣泄的口子。她向法院提出离婚的诉讼,理由是老大爷不关心她,不够爱她,因为老大爷从不和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不但不陪她一起上访,而且在她上访遭受委屈的时候也不伸手帮她一下。老大爷也满肚子委屈,老大娘常年在外上访,家里的事一点都顾不上,只留他一个人在家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孙女,每天都过得忙乱不堪。在法庭上,老大爷说到伤心处,甚至失声痛哭起来。通过和老大娘多次深入耐心的接触,胡晓青对这个案子有了越来越深地了解,她认识到尽管这起离婚案件由上访引发,但其症结并不在于上访,更不在于老大娘声称的感情不和,而在于老大娘多年积压的不满、愤懑、委屈、伤心等各种情绪没有得到适当的疏导。在这个案子中,老大娘上访的问题法院是无法解决的,而且经过这么多年,是否能够申请到宅基地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老大娘只是在赌一口气,而离婚则成了她的出气口,她要借离婚表达她对老大爷的不满,同时表达她对相关行政机关的不满。不但如此,离婚或许还是她的试金石,借以证明老大爷对她确实毫不关心,而一旦离婚成了,她活下去的指望以及在世间的一切牵挂和念想将彻底化为乌有,但这个结果又可能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失去了一切寄托的老大娘,采取任何过激的措施都是可能的,其中最可能的就是自焚,老大娘的言语中不时地流露出这种信息。

  基于这个认识,胡晓青不但让老大娘在庭外尽情地表达,而且也让她在庭上尽情地述说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愤怒和不甘,并对她进行适当的引导,尽一切可能把老大娘的心结打开。与此同时,胡晓青又对老大爷做思想工作,帮他们共同回忆起生活中相扶相助、互爱互敬的点点滴滴,老大爷也明确地表示不愿意离婚。最后,老大娘对老大爷说,不离婚也行,但以后我要没钱了,你要给我钱花,我病了,你要照顾我……一场危机,至此被胡晓青化解于无形。

  案件审理结束后,老大娘对胡晓青说:“谢谢你,让我把这么多年的话说痛快了,以后有事再也不和老头吵了,回去后一定好好过日子,把孙子孙女养大。”

              水滴石穿,用耐心化干戈

  “在基层法院,我们接触的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不可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案子,就我个人而言,我只是想把遇到的这些案子处理好,把事情真正地解决了,这也是我们这个工作的最终的目的。”胡晓青说。

  确实,如胡晓青所言,基层法院受理的案件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普通的案件,涉及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事情,标的额小,社会影响也不大。然而,也正是这些小案件特别能够考验法官化解纠纷的真功夫,而有些小案件一旦处理不慎,也有可能演化为社会的群体事件,成为预想不到的社会影响大的案件,胡晓青常遇到过这样的案件,而她常用的办法就是真诚和耐心。

  廊坊开发区有一个相对比较老旧的小区,大概有一百多户。因为这个小区开发得比较早,维修基金一直是没有的,因此当房屋漏水等问题发生的时候,在维修上就发生了争议,物业公司没有这部分资金预算,而全体业主对维修资金问题又不能达成一致,对此,该小区的业主一直意见颇深。此外,还有业主普遍反映的入户盗窃等问题,物业公司在力量上确实也很难保证杜绝这些问题的发生。这些问题,由物业公司来承担责任确实有点牵强,然而,物业公司的服务在某种程度上也存在一定问题,如属于物业公司服务范畴的各种报修和维修的流程不清楚,物业公司的服务滞后、服务态度欠佳,等等。于是,该小区的一百多名业主都拒绝交纳物业费。物业公司向业主索要无果,于是将一百多名业主都起诉到了法院。因为该小区相对比较老旧,业主的情况也就相应比较复杂,现在住在该小区里的,有的是业主,有的是租户,还有的房子已经几次易主,甚至连物业公司也搞不清各家各户的业主到底是谁,首先送达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仔细思量之后,胡晓青和她的同事们决定先去房管局进行调查,并挨个给登记信息上的业主打电话核实业主信息,然后再进行上门送达。有些电话打不通的,他们就只能直接登门,查看该房屋到底是业主自己居住还是租户在住,如果是租户在住,则通过租户再继续了解业主信息,以便将诉讼文书真正送达至业主的手里。之所以上门送达,胡晓青还有一层考虑,那就是在送达这个程序里,尽量地先进行调解,向业主说明事情的原委、利害,与此同时也向他们普及相关的法律知识。

  这项工作在白天是没有办法进行的,因为绝大多数的住户都上班,家里基本没有人,胡晓青和同事们只能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对这个小区的住户逐个登门送达,并做调解工作。用了整整两个月时间,每晚走访几家,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甚至到十点钟,胡晓青才能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在这个过程中,胡晓青经常遭遇到业主的不理解,甚至吃闭门羹也是家常便饭。每当这个时候,胡晓青都不能气馁,有时候就隔着防盗门和业主交谈,直到业主再重新打开门。该小区都是六层的板楼,每天晚上胡晓青都要爬上爬下很多趟,到最后她常感觉腿脚都不听使唤了。然而,业主开门才是胡晓青做工作的第一步,这之后的工作更需要她的耐心、诚心和专业。

  “胡庭长调解案件思路清晰、方法灵活,她对待每一个问题都严肃认真,而且能够做到不偏不倚。她在指出我们服务上的问题和业主法律认识上的不足时候可以说是一针见血、直击要害,但是在双方之间做调解的时候又态度和蔼,该谈法律的时候谈法律,该讲人情的时候讲人情。作为物业公司,我们通过她处理的这个案件认识到了自己在管理中的不足,这对于我们今后的经营管理会有很大的帮助。”物业公司的张经理说。

  最后,物业公司针对每一户的情况对物业费进行了适当的减免,而一百多名业主基本也在她的调解下交纳了减免后的物业费,甚至都没有进入法庭。

             请辞职务,因要陪伴重病的母亲

  然而,正是这样专业、敬业的胡晓青,却曾几次向院领导提出辞去行政庭庭长职务的请求,而她请辞的原因只有一个:老母亲患了胆囊癌,已经是晚期,她需要请假陪老母亲到北京看病,照顾时日无多的老母亲。而她一旦请假,势必会耽误庭里的日常管理工作和审判工作,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私事影响到庭里乃至院里工作安排。因此,她请院领导另择贤人任行政庭的庭长。

  胡晓青的辞去职务的申请和请假申请是一起提交的,这也几乎是她自来到法院工作后的第一次因为私事请假,第一次向组织说明自己的困难,因为这对她而言几乎已经是她人生的一次绝境了,而以前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是一身不吭的。

  “因为老母亲对我和整个家庭二十多年无私的照顾,我才得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而我还没来得及回报老母亲,她就得了癌症,我不能让弥留之际的老母亲身边缺了女儿的陪伴。只有这样做,才能稍稍弥补我这一生对老母亲的亏欠。但这是我的私事,既然我已经请假不在岗位上,就不能占着那个岗位,所以我提出了辞去职务的申请。”胡晓青说。

  廊坊开发区法院党组只批准了胡晓青的请假申请,却坚决不批准她辞去职务的申请。胡晓青在北京的一家医院衣不解带地照顾了老母亲两个月,但始终没有能够留住老母亲。

  “她特别不善于表达,我们去参加她母亲的追悼会,我站在她身边,她就静静地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流泪,连哭都是没有声音的,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无助。”廊坊开发区法院政治部主任单爽说。
责任编辑:刘晓琳